资讯详情

十年跨年晚会和一个微博

张嘉琦    来源:毒眸    2022-1-24 10:00:00


文 | 张嘉琦

编辑 | 赵普通

来源:毒眸(ID:DomoreDumou)



过去十年的跨年夜,大家在微博上围观跨年晚会,展望新的一年。直到今年的跨年夜,最热闹的地方仍然是微博。


从造型舞台,到节目编排,打开微博,就能掌握各家跨晚的亮点节目。今年新推出的“实况热聊”,则为观看跨晚的观众提供了一个庞大的聊天室,能够与同时观看晚会的人进行隔空畅聊。



跨年晚会的四个小时只是微博跨年缩影。2021刚刚结束,就有不少网友分享自己与好友的跨年故事。#2022年第一条微博#的词条下,有超过1000万条内容,他们在这里回顾2021年的点点滴滴,也写下新一年的愿望。在发博日期从2021跳到2022年的瞬间,仿佛完成了一场发生在赛博空间的、郑重的交接仪式。


这正是微博独有的价值:它参与着每一年的大事小情,提供事件发生和发酵的场域,同时借助其自带的公共属性,与时代不断发生着共振。在与网友、明星、品牌、平台和KOL等多方的联动中,共同托起跨年这一重要节点。



跨年晚会“主阵地”


跨年晚会向来是各大平台之间的“年度大战”。从早年的拼阵容,到如今的拼质量,战火在逐年升级中。


而唯一能容纳这些晚会同场竞技的地方,就是微博。


从晚会立项开始,各家就开始在微博上展开角逐,从主视觉公布,到嘉宾名单官宣,各大卫视以微博为主阵地,展开一轮又一轮的热度PK,将跨年夜的气氛不断推高。一向画风清奇的B站,则通过“声明”的形式登上微博热搜,在一则官方声明中,提到了周深将加盟B站跨年晚会的消息,完成“另类官宣”。


跨年夜当天,微博同样是各大跨晚的“必争之地”。当晚,与晚会相关的话题数量超过1400个,根据最热晚会话题数据显示,今年排名前三的跨晚分别来自湖南卫视、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,#廖昌永阿云嘎合唱我的祖国##王传越张靓颖唱响领航#等精彩舞台都获得了网友们的关注。



湖南卫视跨年晚会


包括央视跨年在内,31日晚上有多达10场跨年晚会同步播出,即使是在同屏时代,也很难做到兼顾,有不少网友发微博表示“看不过来了”。


因此,对观众而言,微博提供的是更方便的观看体验,以及更有节日气息的讨论氛围。


早在晚会开始前,微博就整理了一份详尽的“节目单指路”,详细程度堪比双十一购物攻略,不仅总结了各大跨晚的嘉宾阵容和播前亮点,还将精彩舞台的时间标出,用来帮助观众选择。


不仅如此,微博用户还具有节目的“决定权”。在浙江卫视与微博联合推出的#新年把我唱给你听#里,参与活动的725万网友投票选择了《以年为单位的爱情》和《左边》两首歌曲,杨丞琳和李荣浩的“隔空合唱”引发了网友的热烈讨论。



基于微博本身的社交媒体属性,在跨年晚会播出过程中,微博针对不同晚会开设了“聊天室”,进一步满足了观众互动的需求。0时差的实况热聊功能将相同爱好的网友汇聚到同一个房间,并提供嘉宾“空降翻牌”等活动,实时在线人数峰值达到191万,实况讨论超过1500万条。


过去的跨年晚会是“日抛活动”,明星们在不同的卫视轮番登场,走马灯般地表演节目。但如今,好的舞台即使在直播中被错过,也依然有被看见的机会。


元旦期间,观众对高光舞台进行推荐,选出热门节目,并在微博上发布跨晚的观后感。周深和邓丽君的跨时空合唱、蔡徐坤和张也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、王一博新歌《廿》初舞台等跨晚名场面至今仍在微博上被反复播放,延长了节目的长尾效应。


微博的“二创生态”同样助推了跨晚的后续热度,包括“反向盘点明星车祸跨年名场面”“德国小哥跨年reaction”“爆笑舞台真人点评”等等五花八门的创意都在微博上引发热议,真正实现了“沉浸式跨年”的全民讨论氛围。



记录、分享和展望


跨年夜当然不止有跨年晚会,对于每个人而言,对2021年的总结和告别,对2022年的展望与期许,都是组成跨年仪式感的重要部分。


在互联网时代,记忆更多地以信息的形式被储存。日常的记录和分享会帮我们回忆起过去的珍贵片段。去年10月,微博上线了“那年今日”的功能,不少网友搭载“时光机”,穿越回过去的今天,与曾经的自己完成了隔空对话。


“跨年时光机”则更像是“那年今日”的节日版本。事实上,微博一直都没有缺席过跨年夜。几乎每年的跨年晚会,都有舞台名场面在微博上引发热议,如小虎队合体献唱、S.H.E久违同框、蔡依林12分钟全程唱跳等等。


从21日开始的“跨年时光机”,不仅带大家回顾了过去十年跨年晚会的精彩场面,也通过“十年微博关键词”浓缩了过去十年的全民记忆。2011年的“臣妾做不到”“伤不起”、2016年的“洪荒之力”“葛优躺”、2019年的“柠檬精”“我太难了”……这些年度热梗以时光机的形式,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里,唤起一个时代的记忆。



这些关键词的背后,是每一个参与共创的用户。微博这个庞大的信息场,是由无数个体和无数观点所聚合而成的。这意味着它的功能不止是讨论。对于一部分人而言,微博像是“日记本”或者“树洞”,用于记录自己的日常碎片。在#2022年第一条微博#的词条下,既有人分享自己的“加班时刻”,也有情侣选择在这一天步入婚姻殿堂,还有网友整理2022年的“新年flag”。


更重要的是,“跨年时光机”记录的不仅是普通人的日常,各行各业的大事件也以这种形式,完成了对过去的回忆与总结:在2016年的关键词背后,是里约奥运会上奥运健儿们激动人心的摘金时刻,2020年的“最美逆行者”,则是对医护人员们最崇高的敬意。


媒介形态的变化赋予了“跨年”这一特殊节点不同的实现方式。自2005年“跨年演唱会”的概念出现后,跨晚开始成为年轻人跨年的必备项目;从台播时代到网播时代,跨年晚会的选择变多,技术让同屏观看成为可能;对内容需求的增加,倒逼各家跨年晚会从“拼盘演唱”进阶到了深耕内容。


而在这个过程中,微博所扮演的角色,是将所有人都拉入“跨年氛围”当中,不仅为观众提供了充分讨论的空间,也打破了各家跨晚的壁垒,将热点和名场面在同一场域聚合,从而进一步加深跨年的仪式感。


十年来,微博从未缺席过跨年夜这一重要节点,各大平台的跨年晚会以此为主阵地展开宣传,观众则热衷于在微博上进行讨论,它提供了一个全民狂欢的跨年氛围,在聚光灯外的微博上,所有人都是跨年夜的主角。


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毒眸(ID:DomoreDumou),已获授权,版权归毒眸所有,未经许可不可转载或翻译。



【免责声明】



关键词:跨年晚会 | 微博